今天是:
    电弧焊机
       电弧焊机
       电阻焊机
       高频焊机
    电阻焊机
       电弧焊机
       电阻焊机
       高频焊机
    高频焊机
       电弧焊机
       电阻焊机
       高频焊机
  业界资讯
徐鹏绪劝他的学生

  34岁的李强,高高瘦瘦,站在人堆里,普通得让人无法认出。这位青岛大学的文学硕士,在毕业五年之后,决定改学电焊。7月30日,他读研时的老师70多岁的教授徐鹏绪亲自把他从青岛送到了莱芜技师学院。当青岛上万元一平米的房价与他最喜欢的《文心雕龙》同时摆在他面前时,他做了这个“颠覆性”的决定。

  8月1日下午,在莱芜技师学院的教学楼里,李强硕士开始了他的第二堂操作课,他要学习的是手工电弧焊的操作。像许多我们见过的电焊工一样,他穿着工作服,带着皮手套,一只手拿着防护面罩,一只手操作着焊条 ,在钢板的表面燃起一团耀眼的光。

  后面,他的老师,曾为莱芜技师学院毕业生的石峰,穿着与他同样的装备,认真地看着他的每一步操作。“要稳,要压住。”一根焊条燃尽之后,石峰凑过去对他说。

  他憨憨地笑着,不说话,只是点头。手中很快换上了另一根焊条,重复着操作程序。“电焊讲究手腕的灵活度,写书法好的人学电焊有优势,电焊好的人练书法学得也快。”石峰边看着李强的操作,边跟记者说。

  这几天,李强成了学校的名人了。莱芜技师学院官网的显要位置,已经挂上了关于李强的新闻。引荐他来学院的副院长陈明光,忙着接待各路前来采访的记者。在饭桌上,学院党委书记王圣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李强说:“不达到我们学院的最高标准,不能毕业。”而他只是腼腆地笑着,给书记倒水。

  在学院里,李强享受到了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待遇。还未开学,学校就委派了老师专门对他进行教学辅导。在开学之后,他可以拥有一台专属的实习机器。而且,老师还为他量身定做了专属于他的教学计划。财务处副处长刘延峰还建议,开学的时候,让他作为学生代表上去讲话。“这是我们学校乃至全国第一个硕士生来学技术的,他的到来对于我们的学生本身就是一种鼓舞。”

  在此之前,这所已经建立28年的学校里,新生大多数都是初中毕业,高中生都很少。

  李强有些蒙,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能够引起这么大的波澜。他毫不讳言,之所以要学电焊,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这项技术所能带来的高工资。之前他上网查看了许多招聘电焊工的广告,“工资很高,我觉得工资不会低于一万。”

  当然,他最想的还是技术移民。在电焊这个行当,要做到这一点,并不算难。媒体刚刚报道,济南的一个村子,有上百电焊工通过技术移民去往了澳大利亚。

  最差的结果,他也是希望回到青岛,在一个跨国企业或者大国企里,谋得一份电焊工的工作。他注意到,像马士基之类的航运企业,每年都会大量招聘电焊工。

  在决定学电焊之前,李强经历过六种不同的职业:老师、广告策划、房地产公司文案、记者、秘书和行政专员。这些职业,都跟他一直学的中文有关系。但他总觉得,不如意。

  1998年,他考入滨州师专中文专业。那时候的他,只是想走出农村。因为他数学不好,所以在高中分文理的时候,他选择了文科,那样更容易考上大学。“考上个大学 ,就走出农村了。”

  小时候,从城里亲戚的身上,他觉出了城市人的好。“城市人不用干活”,而他从很小的时候,就要每天早起去跟父母一起卖菜。

  2001年的夏天,他去上海想找份工作。但在人才市场看遍每一个职位,才发现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。“连一家商场招聘售货员,也要求英语四级。”他有些自惭形秽,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提高自己。

  后来,他又去了北京,同样一无所获。他回到了滨州,也并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,只是在一家学校做代课老师。

  “用人单位挺看重学历的。”于是,他决定提高自己的学历,一边工作一边复习考研。两年的专科学习已经使得他有了自己的方向,就是古籍整理他喜欢读古籍。他报考了聊城大学的这个专业,2003年1月参加研考,成绩很糟糕。而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,下一年的1月,他没有勇气再走进考场。

  这期间,他已经通过自学考试,把自己的学历从专科提高到了本科。2005年1月,他再次考研,报考的是青岛大学的现当代文学专业,并最终如愿以偿。

  读研时他结识了现在的妻子,是他的同班同学,之后,研二结婚,研三儿子出生,那时是2008年,他30岁,有妻有儿,没有工作。

  “压力很大。”他说。他想找一份大学辅导员的工作,海投简历没有回音;他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,连笔试都没过。他突然发现,他所学的现当代文学专业,并不是公司们迫切需求的专业。

  他读研的时候,学习并不算差,他曾经参与了由徐鹏绪主持的《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研究》的国家课题,最后这个课题获得了国家优秀课题奖。

  但除了在古文方面的造诣外,他没有任何一技之长。那个时候,他一遍一遍地读佛经,借以寻找内心的宁静。

  最后,在他的老师徐鹏绪推荐下,他去了胶南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案,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他就辞职了。原因是他找到了更好的工作,去一家江苏的报社做记者。而且,那家公司拖欠工资。

  做了半年的记者,因为妻子无法在连云港601008股吧)找到工作,他又回到了青岛,去一家民营技术学院做领导的秘书。后来,又到了城阳一家公司做行政专员。

  换了六份工作,但没有一份让他满意。他所从事的工作,工资低的如代课老师,每月三四百,工资高的如领导秘书,每月三四千。这些工作,没有一份能让他满意,无论是从工资待遇上还是个人价值实现上。

  他说,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,老想着改变自己的现状。所以,他一次又一次地换工作。但每一次,都是失望。

  他专科毕业的同学,很多做老师已经拿到比较高的工资,而且轻松、压力小。有的做公务员,已经做到了还不错的职位。而在公司里干的,不少也已经到了总经理级别。小时候跟他一块玩的村里的孩子,这几年包地种菜,“一年收入个几十万没问题。”

  记者问他后不后悔,他说,要往前看。只是,他总觉得,自己每一步都没踩到点上。

  专科毕业的时候,他以为学历就意味着一切。所以,他几乎是破釜沉舟般地把自己的学历从专科提高到了硕士。但硕士毕业的时候,他却发现,这个社会并不缺乏他这样顶着硕士头衔的人。

  从1998年就开始读中文专业的他,本来的特长应该在文字方面。但他总感觉驾驭不了,“文字这种东西,太虚幻”,不如一些实实在在的技能,比如电焊 ,“你的成果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。”

  他的儿子今年已经五岁了,上幼儿园加上各种开支,每月花费大约一千。他们全家租住在一个五十多平米的房子里,每月房租两千。他的户口早已迁到了青岛,他想在青岛买房子,但每平米超过一万的房价,让他有些绝望,他迫切地想赚更多的钱。

  困窘的时候,他曾经想过要去摆摊,卖西瓜、卖凉皮、卖煎饼果子、卖爆米花,什么都行,他甚至专门去城阳的一个市场里看过制作爆米花的机器,想买一个。

  他的一个同事,每天下午四点下班之后去摆摊卖炸串,每天四个多小时的时间,一个月下来,轻松赚六千块钱,这让他羡慕不已。他后来学着去给别人修修电脑之类的电器,每次收费四五十,但发现,根本赚不了多少钱。

  用推荐他来学电焊的老师青岛大学徐鹏绪的话来说,以前的他是一个“苍白领”,虽然有高学历 ,但工资不高,压力很大。徐鹏绪劝他的学生,不要做这种现行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大量且同质化严重的“苍白领”,而要做一个有一技之长的“金蓝领”。 他借用了鲁迅的一句话来鼓励李强:“莫做空头文学家。”

  “高学历的人才从事高技术,高技术才会有更大的发展。”徐鹏绪要求李强运用搞科研的方法去进行技术的学习,甚至将来引领这个领域的发展。他甚至希望自己的学生“拿起焊把子”,“去焊导弹,焊卫星,焊。”

  上完课,李强会回到宿舍里看书。桌子上,他看的书已经悄然换成了《焊接技术》,而不是他最喜欢的《文心雕龙》。当然,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读古籍,但他觉得这只能是个爱好。“我首先得学门技术,让自己活得舒服些。”

  莱芜技师学院副院长陈明光说,他之所以这么热情地让李强来,是因为他觉得这代表了未来的一种方向。“技术工人也需要高学历 、高素质的人来做。”

  他曾经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,看到当地的建筑工人一边砌墙一边听钢琴曲,他也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学生在脱下工作服后,穿上西装,“看着夕阳流泪。”

  月收入两三万元,住200多平米的房子,屋外绿草如茵空气清新,拥有高质量的教育医疗保障……这种都市白领都不敢想的生活,济南长清区孝里镇后楚庄的20多户上百人却享受到了,不过不是在中国,而是在澳大利亚。靠着过硬的电气焊手艺,总共201户的济南长清区后楚庄有25户的年轻人到澳大利亚“打洋工”,并拿到了绿卡。

  后楚庄60岁村民王金明的儿子、36岁的王兆生一家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,孙子孙女也在。王金明说,儿子在国内干了十来年焊工后,于2006年通过劳务中介去了澳大利亚的珀斯,在造船厂干电气焊,儿媳、孙子也都跟了过去。

  王兆生每周按规定干38小时的活,每小时能挣36元。他还经常周末加班,工资是平时的1.5倍。这样算下来王兆生的周薪大约是1700澳元,扣掉30%的税仍能月入3000多澳元,相当于人民币2万多元。

  出国两年多,王兆生一家拿到了绿卡,贷款买了 45万澳元的房子。房子220平方米,院子760平方米,院子里种花种草,也种点菜。2011年 ,王兆生夫妇又生了一个女儿,不但住院不用花钱,当地政府还补助了 5000澳元,女儿一降生便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籍。

  像王兆生一家这样在澳大利亚打工并定居的,后楚庄共有25户 。他们都是通过劳务输出到澳大利亚,并靠着过硬的手艺站稳脚跟的。

  七八年间,总共201户的后楚庄有25户年轻人先后到澳大利亚打工,其中19户都生活在珀斯一个社区里,成了“小后楚庄”。

  不过,现在出国越来越难了。2008年,后楚庄和附近的村庄有一次大的出国潮,通过大连和济南的两家中介,两三百名村民报了名,这波出国潮几乎全军覆没。如今村里年轻人不少人打消了出国计划,就近或到国内大城市打工。据《齐鲁晚报》

来源:未知  时间:2019-05-06 02:51

关键词:交流弧焊机 直流电焊机 氩弧焊机 对焊机 点焊机 闪光对焊机
粤ICP备35897562号 版权所有:海河焊机有限公司 地址:广东省东莞樟木头河口路17号
服务电话:0753-27558987 27896631 传真:0755-27556315 丨网站地图